“寻找炎黄”周末特别报道之四:祝塘幸福院老人们心中的“炎黄”

2014-11-25 15:10
来源: 作者:字号T|T转发打印

来源:《江阴日报》寻找炎黄采访小组供稿

时间:《江阴日报》1995.3.17 周末版

都说老人健忘,老友几年不见,见面时竟张大着瘪瘪的嘴说不出对方的名字,只觉好面熟,要做事3件以上,需笔记于纸,可一转眼,备忘录又不知丢到哪儿去了。然而,在祝塘镇幸福院,不管是花甲刚过,还是面临期颐的老人,提起“炎黄”,竟都能思路清晰,甚至健谈。

3月7日正午,太阳格外慷慨地把光线投进幸福院每位老人房间的每一个角落,身上盖满阳光的老人们说起“炎黄”,兴致高涨,有的索性停下手中的碗筷。

“这个‘炎黄’呀,你们不要去找了。我认识。他学识渊博,周游列国,精通多国语言,是三国留学生,名叫黄明晖,草头黄,家住杭州黄灵洞……”71岁的老人浦仁华眉飞色舞,谈劲很足,麦芒般的浓眉下一双原本浑浊的眼变得十分有神。

炎黄的名字在老人们心中早已生了根,发了芽,开了花,他们把他(她)编成故事讲给孩子听。

炎黄呀,你可给幸福院孔院长出难题了,你让他将这表彰捐资幸福院的奖匾往哪送呀?

8年了,“炎黄”一直没露面,只是在每年的“七·一”前夕如期汇款来。此事始于1987年幸福院刚成立,署名炎黄的1000元汇款由原来祝塘镇党委书记何国石转交到幸福院,8年来,“炎黄”到底是谁无人知晓,每次汇款单上的地址都不一样,幸福院已把这笔款子用于改善老人的生活条件。

“炎黄”已经成为老人们的谈资,茶余饭后,大家都在猜测、编译这神秘的“炎黄”,有人说是海外来客,有说是哪路人个体老板……采访时老人们告诉记者,社会上有“炎黄”关心我们,我们没有理由不把晚年过得好好的。

“炎黄”成了好心人的代名词。如今,在幸福院的慈善榜上,记载着许许多多的炎黄,有留名的,有不留名的;有留真名的,有留假名的;有托人捎来的,有留下身影头也不回就走的;有个体的,有集体的;有电话三言两语就说妥的,也有碰头会碰来的……厚厚的一本记载簿已记不下许多,溢出的佳话深藏在老人们的心中。去年,祝塘镇个体户颜其忠在一次碰头会上与孔院长邂逅,二话没说就甩出3500元钱。孔院长感激之至,表示要请人拍电视,要送奖匾,颜其忠一听,大摇其头、大摆其手,一概不要!不止一个颜其忠,建院时,祝塘镇个体户捐资就达30000余元……

“人们关心、爱护、尊敬老人。今天的社会还是好心人多呀!”孔德宝吐露肺腑言。
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(查看)
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

图说天下
皇冠足球